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北亮嗓的博客!

我在新浪:http://blog.sina.com.cn/pxcjc

 
 
 

日志

 
 

这样的“真相”能令人信服吗  

2013-03-27 11:16:57|  分类: 杂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在网上看到一篇博文——《真相大白:林彪驾驶舱最后五分钟录音震惊世界》,险些笑掉俺的大牙!请看其精彩奇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bf71db2a0101b1ss.html

      东亚图书馆。下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的一个大会议厅里,讲台上有一个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何仁义和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会议厅坐满了听众。其中有记者、学者、中国留学生、和海外华人。金咏诗、淑霞、老万都在听众之中。
   何仁义:“9.13事件有三个重大的疑问。第一,林立衡在9月7号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有带林彪去香港躲避的计划。林立衡在9月7号就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林彪的警卫刘吉纯和李文普,并要求他们阻止这个计划。所以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在飞机出事的5天前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会采取激烈的行动。问题是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对此做了什么应对计划?采取了什么措施?”
   何仁义:“第二,专机机长潘景寅在起飞前为什么没有叫醒两位副驾驶,领航员,和通讯员这四个人?为什么潘景寅要一个人飞?”
   何仁义:“第三,专机升空之后往南飞了一阵子。然后专机转了一个非常大的弯才把方向转成往北飞。为什么专机起飞之后不马上转弯?为什么专要转一个那么大的弯?是不是因为潘景寅不想让飞机上的其他人觉察到他在转弯?”
   何仁义:“等会儿我会放飞机上谈话的录音。飞机上有机长潘景寅,三个机械师李平、邰起良和张延奎。乘客有林彪,叶群,林立果,小舰队成员刘沛丰,和林彪的司机杨振刚。刘沛丰把小舰队的电台带上了专机。录音的话筒在刘沛丰的衣服口袋里。在北京的黄永奎把电台里传过来的声音都录在录音带上了。由于在12号晚已经服了安眠药,林彪在飞机上一直都在他自己的舱里睡觉。这段录音记录了飞机坠毁前最后5分钟的事情。由于年代久远,录音带里的录音已经消失了很多了。幸运的是,经过专业处理,我们仍然能够听到当年的对话。大家请听吧。” 何仁义在桌子上的一个电脑上点了一下,当年的录音就从讲台上的两个音箱里播出来了:

   林立果:“几点了?”
   刘沛丰:“两点27分。”
   林立果:“我们到哪儿了?”
   刘沛丰:“我去问问。”
   256号林彪专机,夜晚刘沛丰走进驾驶舱
   刘沛丰:“老潘,我们到哪儿了?”
   潘景寅:“我们在湖南。”
   刘沛丰:“还要飞多久才能到广州?”
   潘景寅:“再飞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刘沛丰回到普通客舱。刘沛丰:“老潘说在湖南。再过半个小时就到广州了。”
   林立果起身进林彪的贵宾舱,向叶群汇报。
   突然一声爆炸声,飞机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刘沛丰被摔倒在地。林立果从贵宾舱冲出来。
   林立果:“怎么回事?”
   刘沛丰拉开左边窗口的挡板,没看到什么。拉开右边窗口的挡板,看到右机翼上有火苗。林立果和刘沛丰赶紧推开驾驶舱门。林立果:“右机翼起火了,老潘!”
   潘景寅:“是吗?会不会是敌人导弹打过来了?”
   林立果:“你说什么?什么敌人?”
   潘景寅没有回答。这时叶群、杨振刚、李平也跑过来了。潘景寅开始让飞机转弯。刘沛丰、林立果、叶群三个人走进了驾驶舱。
   叶群:“怎么回事?”
   林立果:“老潘,你怎么转弯了?为什么要转弯?”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叶群:“我们现在在哪里?”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林立果:“你说话呀,老潘!”
   这时飞机又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潘景寅拿起一个话筒带着哭腔喊话:“汪主任!汪主任!请回答!”
   杨振刚在驾驶舱门口急了,大嗓门的吼起来:“机长,你在跟谁讲话?” 潘景寅还是不说话。
   林立果突然说:“刚才的响声是定时炸弹爆炸。有人要谋害首长。”
   这时飞机开始往下冲。
   潘景寅:“糟糕!糟糕!”
   刘沛丰拿出手枪顶着潘景寅:“到底是怎么回事?”
   潘景寅:“我们在蒙古。现在在往国内飞。”
   刘沛丰:“蒙古?”
   林立果:“蒙古?”
   潘景寅:“起飞前,汪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要我把专机飞进蒙古。然后等他命令。可是他已经不和我联络了。”
   刘沛丰:“你为什么不叫上两个副驾驶?”
   潘景寅:“汪主任说这是特殊任务,不需要他们参加。”
   林立果:“我们进蒙古多久了?”
   潘景寅:“我不知道。大概有10分钟了。”
   叶群:“进了蒙古,我们就都成叛徒了。”
   林立果:“我们死在这里,叛徒的帽子就永远地戴上了。”潘景寅:“我真傻啊!叶主任,我对不起首长。”这时飞机还在继续往下冲。
   潘景寅对着话筒说:“机务舱,把三个引擎全关了。”
   潘景寅:“速度还是减不下来。减速板已经失灵。说不定已经脱落了。襟翼控制也失灵了。”
   林立果:“赶紧迫降。”
   潘景寅:“已经失控了。有人对飞机做了手脚。”
   杨振刚:“机长,我不能死。我还有老婆孩子啊!”
   潘景寅尽量压制着心里的悲痛。但是眼泪还是不停的往下掉。
   过了几秒钟,潘景寅对着全飞机广播:“飞机马上要着陆了。大家赶紧回座位坐好。扣上安全带。把鞋子脱掉。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的了!”
   潘景寅泣不成声地对着全飞机广播:“林副主席,小潘对不起您哪!”
   音箱里传出一声巨响。然后就没声音了(信源:51军事观察室)


      这播放的是录音吗?俺咋觉得就是录像呢?是某电视连续剧中的一集吧?!请问博主:从录音里能听出当时的场景吗?能听出当事人的心理活动吗?能听出老潘同志的眼泪吗?这样的所谓真相,简直就是别有用心的胡扯,能令人信服吗?!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