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北亮嗓的博客!

我在新浪:http://blog.sina.com.cn/pxcjc

 
 
 

日志

 
 

完白山人的风流韵事  

2013-02-02 17:05:10|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完白山人的风流韵事 - 苏北亮嗓 - 苏北亮嗓!

        代著名书法篆刻大家邓石如,出身贫寒,9岁时仅在私塾读过一年书,停学后靠上山砍柴、贩卖饼饵挣钱糊口。劳作之余自学成才,17岁时即开始从事颠沛流离的卖字刻印生涯。由于未参加过科举考试,从无一官半职,故一生社会地位低下。晚年的回忆颇为伤感:“我少时未尝读书,艰危困苦,无所不尝。年十三四,心窃窃喜书。年二十,祖父携至寿州,便已能训蒙。今垂老矣,江湖游食,人不以识字人相待。”

邓石如18岁时,娶同邑潘容度之女为妻。潘氏时年23岁,不幸于3年后病逝,未有子女。邓石如从此独身,以卖字刻印为生,足迹遍及大江南北,结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书法篆刻艺术也与时俱进,自成一家而声名远播。

42岁那年,人到中年的邓石如迎来了他的第二个春天——“墙”来了!由朋友徐嘉谷介绍,娶了盐城贡生沈绍芳芳龄21岁的女儿。为此,有部小说竟为独身21年的邓完白先生演义成一段风流韵事。

徐嘉谷也深知,沈家反对女儿的这门亲事,不是嫌弃邓石如出身寒微,门第不对,也不是不看重他的人品才学,而是因为“相差二十岁”这个致命的要害,沈母又特别忌讳女儿给人家填房。总之,有这两条难以改变的事实,沈家一时是转不过弯来的。

他们视女儿为掌上明珠,人家都说盐城的著名才女,国色天香,不知要择一个什么样的乘龙快婿,多少人前来求婚说合,他们都一一回绝了。女儿誓嫁海内名士,特色了多少,都不能尽如人意,不是女儿看不中,就是父母不满意。若是按现在如此降格相就,不是早就选上了吗。不知女儿为什么鬼迷心窍,偏偏看上了这个大他二十岁的邓石如?沈氏夫妇怎么也不能理解。

徐嘉谷递上邓石如的求婚书,被沈绍芳撕得粉碎,还吃了沈绍芳一顿不冷不热、话中带刺的言语,但嘉谷理解他,并不因此懊恼和气馁,他决心要成全这桩美事,一为邓石如,二为沈家。

现在邓石如和沈小芳,彼此好像渴慕已久,一旦相逢,便如干柴烈火,难以扑灭。他们已是生死不渝,一切违拗他们意志的做法,只能物极必反,不可收拾。

沈小芳不吃不喝,决心与父母抗争到底,她可以学卓文君私奔,也可以学唐代追求自由婚姻的才女步非烟去殉情。只是在接到邓石如的密信后,才感到一丝欣慰,才不敢贸然行事。

邓石如通过丫环写给沈小芳一纸“权且耐心等待,万勿鲁莽从事”的密信,小芳在上面写道:“言听计从”。

此刻,沈小芳在闺房心急如火,已经三天不吃不喝,父亲的严责,母亲的劝慰,都无济于事,只是在得到石如的信息后,才喝了几口丫环送来的参汤。母亲见女儿日渐消瘦,心也软了,只知陪着女儿哭,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弄得鸡犬不宁。

那边邓石如在徐家,焦躁不安,常常彻夜难眠,一会儿在月光下舞剑,一会儿又在书案前奋笔疾书,以此排遣相思之闷。他只要闭上眼睛,小芳的影子就浮现在眼前:她富有最温柔女性的妩媚,最刚烈男子的坚毅,动若游龙,静若仙鹤,那一对漆黑的大眸子,熠熠发光,它大而灵秀,种种心灵反映,一切言外之言,统统都在这双奇特而美丽的眸子中表现出来。她不像古代仕女那样淡扫蛾眉,樱桃小口;她的眉浓而黑,她的口大而匀;左眉上有一颗痣,人称“卧龙藏珠”,上嘴唇那飞雁形的线条,也极富表现力。高耸而柔美的鼻子以及鼻下明显的人中线,把整个面部划分得如此均匀对称。

她,像一座玉雕……

邓石如要小芳耐心等待,他自己却按捺不住了,趁着月夜的青光,他越墙而入,跳进了沈家的后园,同小芳私会了。

小芳做梦也没有想到邓石如有如此大胆,既为他担惊受怕,又为他烈火般的情感所鼓舞,即便现在就被父母捉住,挨上一刀,她也心甘情愿,决不后悔。

他们头顶上的夜空中,正是彩云追月;他们脚踏的大地上,有一支美妙的大合唱,那是青蛙在鼓鸣,都在寻觅和呼唤自己的情侣,它们鼓噪得十分热烈,好像为这一对情人的幽会呐喊助威。

此时此刻,天上是情人的纱帐,地下是情人的温床,好像天底下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哇噻,真是太浪漫了!

这位布衣才子远比《西厢记》中的张生有办法,懂得自己的事情自己办,无需“红娘”插手。好在年少时练过功夫,竟然会翻墙而入,且将生米成熟饭。

邓石如对这宗婚事非常自得,他向朋友王灼曰:“淮阴故家某,有女待年,自誓必嫁海内名士,前后求者皆不应,予到淮阴,媒者一言而合。今挈以来,子目中亦有英鉴卓识如此女者乎?”言毕,喜笑不自禁。

这沈小芳的父母思想太封建,当今82岁的老头都能娶28岁的熟女做老婆,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沈小芳的父亲叫绍芳,她的伯父叫冠芳,群“芳”争艳倒不避讳?

娶了如花美眷的邓石如,夫妻之间自然是琴瑟和谐如胶似漆,但又不得不外出打工,不然全家人就得喝西北风。

扬州城是邓石如常去的地方,自然有许多的朋友。他们个个才华横溢,风流倜傥,他们有时近似颠狂,牢骚满腹肆意发泄;有时吃喝玩乐,放荡不羁。

一日石如同罗聘、毕兰泉一起在酒馆吃酒,酒至数巡,觉得兴致不高,罗聘提议说:

“何不叫个歌妓来助助兴!”

石如和兰泉附和说:

“甚好。”

这扬州花街柳巷、秦楼楚馆,比比皆是,歌女名妓,争相献艳,自从皇帝老子来巡幸过几次,说过“南方白嫩嫩的姑子确比北方黑妞儿好”,这些青楼女子便身价百倍,都说“扬州出美女”,多少王公显贵,风流才子,云集于此,追蜂逐蝶,寻花问柳。

不一会来了两个怀抱琵琶的女子,各人唱了几支曲,都是勾魂动魄的小调,情意绵绵,凄凄恻恻。三人一边喝酒,一边听唱,借着几分酒意,便都心旌摇荡,神思飘忽了。三人醉眼朦胧,看那两个浓妆艳抹的歌妓,两个变成了四个,怀抱的琵琶也变成了美女……忽而歌声戛然而止,歌女飘然离去。

三人被搅起的心神,何能平静,罗聘起身道:

“今儿索性到秦楼过夜了,都记在我帐上。”

三人脚不沾土,摇摇晃晃朝那烟花巷去了……

本人一向不赞成以小说或纪实文学的形式为名人作传,虚构故事情节和人物对话,或将个人的好恶或思想强加在名人身上,对读者造成误导。象这部小说中的邓石如,作者有何根据说他为偷情翻过墙?甚或狎妓和嫖娼?

这样的情节有损山人完美清白的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5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