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北亮嗓的博客!

我在新浪:http://blog.sina.com.cn/pxcjc

 
 
 

日志

 
 

(原创)读书札记:清明时节说“四清”  

2010-04-05 15:25:47|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4月5日 - 苏北亮嗓 - 苏北亮嗓!       1962年9月24日至27日,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大会基本形成了党在社会主义整个历史时期的总路线,“反修防修”作为一个基本战略,成为当时全党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

全会重提阶级斗争以后,毛泽东从“反修防修”的战略出发,决定在全国城乡发动一场普遍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1963年4月4日,保定地委上报的关于“四清”工作向河北省委的报告,得到了毛泽东的重视,以“清理账目、清理仓库、清理 工分、清理财务”为内容的“四清”成为这次社教运动的主要内容之一。

随着运动的深入进行,对于这场运动的性质、基层干部状况的估计,以及工作步骤和方法等问题,毛泽东和刘少奇之间出现了分歧,这种分歧的加深,成为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直接原因之一。

一些已故的党内高层人士在回忆文章中对“四清”运动中的毛刘之争也多有涉及,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清明假期在家翻书,读了一本《流逝的岁月---李新回忆录》1,其中的“‘四清’记(1965·甘肃张掖)”一章记述了刘少奇在“四清”运动期间的一次讲话,很有意思:   

1964年的夏天,一个闷热的晚上,忽然接到通知,第二天要到人民大会堂去听重要报告,不得缺席。第二天我按时前往,会场不大,坐满了人。台上,所有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和元帅们都到了。全场鸦雀无声。我心想,是谁作报告呢?这么严肃。一会儿,周总理引着刘少奇走到台中央,向旁边的人问了一句话后,对大家说:今天是请少奇同志给大家讲话。

刘少奇开始讲了。虽然桌上分明有扩音器,但他并未坐下来,而是背着双手,在台上走来走去地讲。声音一时大,一时小,听起来挺费劲儿,但人们都很安静地听着。

他讲的大意是:中央不是有规定吗?中央和各部门的领导人每年至少要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到下面去。可是你们为什么不下去呢?呆在北京,什么情况也不了解,光会在上面发空头指示,怎么不产生官僚主义呢?下面的情况千变万化,新鲜事物多得很,只有了解新情况,发现新问题,才能想出新对策,才能领导。你们看,王光美下去了,不是就发现了许多新问题吗?她现在写出东西来了,总结了许多新经验,很有意思。我看大家还是下去吧,赶快下去吧!说到这儿,刘看了周总理一下,然后又对大家说:谁要是不下去,就把他赶下去!他的讲话到此就戛然而止。

周总理大概没有想到刘少奇的讲话如此简短,所以当刘的讲话结束时他也感到突然。但仅是略一迟疑,就马上起来圆场。他很温和地对大家说道:少奇同志今天的讲话,虽然很简短,但是很重要。我希望大家赶快下去参加“四清”,执行中央的决定。又说,王光美的报告中央即将作为正式文件发下去。并转身向刘少奇说:我看可以让光美到各单位去作报告嘛。然后对台下大家说:各单位都可以请王光美同志去作报告,口头报告比书面报告会更生动些、丰富些。随即宣布散会。

这个会议,连头带尾,总共不过一个钟头。在这么大热天把这么多高级干部集中来“训话”,人们是非常不满的。退出会场时,我就听到有人议论说:这是干什么?这不是“听训”吗?走出大会堂,在下台阶的时候,我前面有两三个军队干部在骂娘,骂得很难听,特别是骂刘少奇不该亲自出来吹捧“臭婆娘”。当我走近时,他们都回过头来看,原来都是熟人,彼此相视一笑。

随后王光美即到各机关讲“桃园经验”。虽然几次发票给我,但我一次也没去。我想:要是刘少奇做工人运动这类的报告,我当然要去听;至于农村工作,就是刘少奇讲,我也不一定去,何况王光美。去她的吧!不但没听报告,连中央转发的关于“桃园经验”的文件,我也根本没有看。这也好,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造反派说我吹捧刘少奇、王光美,吹捧“桃园经验”,顾亚立即起来更正,说“四清”时他给我当秘书,“桃园经验”的文件一直放在他那里,我从来没有看过一眼,提过一句。于是,关于吹捧“桃园经验”这条罪状,便从我的许多“三反”3罪状中取消了。

这段文字和网上在线阅读的内容大致相同,只是有些微的差别,有心人自可对照查看。

“四清”像历次运动一样,一开始就要放手发动群众,对所有的村干部都要大胆怀疑,用各种方法搜集材料来开展斗争。尽管是捕风捉影来的材料,也都信以为真。还在北京的时候,中央文件就已指出,农村政权有三分之一以上不在我党手中。到了张掖以后,各处传来的情况更为严重,似乎绝大部分的村干部都烂掉了。例如西北局的试点长安、北京的通县,还有安子文在山西某县的经验介绍,都是按照“桃园经验”的看法,也就是按照刘少奇的看法,把农村看成一团漆黑。这和1947年“搬石头”的情况颇为相似,只是没有把区以上的干部包括进去罢了,而对村干部却看得比“石头”还不如。正因如此,所以“四清”以“桃园经验”为榜样,不但不相信村干部,而且也不相信群众,进村的时候不开群众会,先搞秘密串联,搞得很神秘,竟像在白区工作一样。工作组因为先入为主,所以看见村干部就不顺眼,总以为他们都是“四不清”干部,偏听偏信,只要得到一点“四不清”的材料就穷追不舍,已成了工作方法。这样也就自然会产生逼、供、信的错误。和历次运动一样,开始不防“左”,只怕右,一定要等到出了无数乱子以后再来纠偏。

本人看书有个特点,对感兴趣的内容特别是对历史资料往往要找一些相关书籍对照阅读,看他们之间在细节上、观点上有哪些异同。以便自己做出判断,避免人云亦云、以讹传讹,歪曲事实而不知所以然。

在苏维民著《杨尚昆谈新中国若干历史问题》2一书的《“四清”运动》一文中,有一节文字---“‘二十三条’矛头指向刘少奇”,其中杨尚昆记述了毛泽东对刘少奇的不满:

1963年冬,王光美在刘少奇的支持下去河南省抚宁县卢王庄公社桃园大队蹲点。王光美在桃园大队总结的一套“左”的经验,为刘少奇指导全国“四清”运动提供了依据,认为它是在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的一个比较完整的典型经验。有一次王光美在北戴河宣讲她的“桃园经验”,一口气讲了五个钟头。毛泽东就说:“这个学问就那么大?什么问题讲五个钟头还讲不完!”下面的同志对此也有反映。这个情况我对刘少奇讲了,我说你从来对你的夫人要求严格,为什么这次让她到处去讲话呢?刘少奇说:“这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手里掌握第一手资料呢。”

因为毛刘在“四清”运动的性质以及开展运动的方法等各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分歧,刘受到了毛的数次批评。1965年1月3日晚,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党委扩大会议上不指名地批评刘少奇,说“四清”工作队1万多人集中在一个县“搞人海战术”,工作队学习文件40天不进村,是“烦琐哲学”,反人家右倾实际自己右倾。不依靠群众,搞神秘化扎要串连,结果运动冷冷清清。1月8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纪要》中加写了一段话:“所谓四清四不清,过去历史上什么社会也能用;所谓党内外矛盾交叉,什么党派也能用;都没有说明今天矛盾的性质,因此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中共中央规定将“四清”运动纳入其中,“四清”运动实际上不了了之。

如何评价这段历史?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1963年至1965年间,在部分农村和少数城市基层开展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虽然对于解决干部作风和经济管理等方面的问题起了一定作用,但由于反这些不同性质的问题都认为是阶级斗争或者是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在1964年下半年使不少基层干部受到了不应有的打击,在1965年初又错误地提出了运动的重点是所谓‘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过,这些错误当时还没能达到支配全局的程度。”

毛、刘在“四清”运动期间的分歧,孰对孰错,自有后人评说。

刘少奇有句名言: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

注释

1.《流逝的岁月---李新回忆录》 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1版

李新,1918年9月15日,生于四川荣昌县(今属重庆)。学生时代是四川学潮领袖,与李成之(作家李锐的父亲)、王方名(王小波的父亲)等为同学,关系密切,共同策划、领导四川的学生运动。之后参加共产党,曾任中共太行分局科长、晋冀鲁豫中央局青委书记等职,并做过两年县委书记,与彭德怀、邓小平、任弼时等中共高层多有交往。

建国后,不谋权力,主动请求进入教育界,协助吴玉章筹建中国人民大学。后来长期在中国近代史研究所、中央党史研究室担任领导和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编撰工作。

2004年2月5日,病逝于北京,享年86岁。

主编或参与主编多种大型专著,主要有三编十卷本的《中华民国史》(已出二编三卷五册,中华书局1981~1987年版)、四卷本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通史》和《中国新民主革命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十二卷)。合作编辑有《孙中山年谱》(中华书局1980年版)和《孙中山全集》(第二到四卷,中华书局1982~1985年版)。个人专著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几个问题》、《新民主主义革命简史》等。

2.“三反”即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

3.《杨尚昆谈新中国若干历史问题》 四川出版集团 四川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1版

苏维民,男,中共党员,1949年3月参加工作,1954年7月任中共中央副秘书长、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办公室秘书直至“文化大革命”开始。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回到中央办公厅工作,1994年离休。离休后参加了《杨尚昆回忆录》、《杨尚昆日记》和杨尚昆《追忆领袖战友同志》等书的编辑工作。2007年以来,为纪念杨尚昆百年诞辰,在《百年潮》和《中共党史资料》等刊物上陆续发表十余篇纪念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