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北亮嗓的博客!

我在新浪:http://blog.sina.com.cn/pxcjc

 
 
 

日志

 
 

(原创)爬 瓜  

2009-07-19 09:29:50|  分类: 诗歌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爬 瓜 - 苏北亮嗓 - 苏北亮嗓!瓜?什么意思?没听说过吧?其实爬瓜就是偷瓜的意思。因为偷瓜时要趴在地上,慢慢的往前爬,所以偷瓜在俺的老家就成了爬瓜。

小时候听大人讲,俺的二大爷年轻时在自家瓜地里看瓜,由于他夜里睡得香、睡得死、睡得沉,俺本家的几个叔叔大爷给他闹着玩儿,偷吃了他的瓜,还将他连床一起抬到大路边上的树底下,等天明了他才知觉。

昨天回老家喝喜酒,和东头的本家远门二哥坐在一个酒桌上。闲谈中他问:“兄弟你今年多大了?”,俺答道:“虚岁46了”。他对俺说:“你有这么大吗?日子过的真快,想当年你还是个光腚小孩子的时候还跟着俺和您哥一起去爬过瓜呢。你还记的吧?”俺说:“咋不记的,就是村前的那块三尖子地,种的是西瓜。瓜地旁边有一片苘,长得有一人高。咱就是藏在苘地里去偷瓜的。当时看瓜的老马大爷也老了有十来年了吧?”

那片苘长的真是茂密啊,苘秆直溜溜的,苘叶有大人的巴掌一般大,人钻进去就不见了踪影,非常象《沙家浜》中的芦苇荡。两个哥是同学,都比我大五、六岁。他俩去爬瓜,让俺在苘地里等着,不一会儿就一人抱一个西瓜回来了。哥用拳头将瓜捶开,我们就放开肚皮吃了起来。红沙穰的西瓜真甜啊,瓜汁哩拉到俺光光的肚皮上,一会儿就撑的吃不下去了。哥对俺说:“咱爬瓜的事给谁都不能说,到家也不能说,要不咱都得挨揍。下回还带你来。”俺赶紧答应他,希望还有下一回哩。心想这一回八成也不是他俩爬瓜的第一回吧。

没过几天,南边的矿上晚上有电影,听说是彩色战斗故事片《渡江侦察记》。天还没黑,哥和他的几个同学要去看,俺也吵着要跟他们去。哥不愿意带俺,他对俺说:“到矿上有七、八里路呢,你走的慢跟不上趟。再说你的个子又矮,到了那也看不到啥。”俺非要跟他去,他们就跑走了,俺追了一段路也追不上他们,就停下来气恼的大叫着:“哥,好你不带俺去,俺就到家告你去,告你偷咱队的西瓜!”

吃晚饭的时候,父亲回家了。问俺哥到哪去了,母亲回说看电影去了。父亲对母亲说“下午遇到他的老师了,老师说他在学校不好好上课,净搞小动作。下了课还用弹弓打鸟玩。”俺对父亲说“他还带俺爬瓜来。”父亲让俺说详细点,他听了非常生气,对母亲说:“这孩子不学好,看来不揍他一顿是不行了!”

晚饭后俺玩了一会就睡了。不知睡了多久被哥的哭声聒醒了,原来父亲正用鞋底拍哥的屁股呢,边拍边嘿乎他再不老实上学、再去爬瓜非揍他个狠的。母亲将父亲拉开了。

俺又高兴又害怕。心想以后不会不带俺看电影了吧;又想明天他会不会揍俺呢?以后还会带俺去爬瓜吗?

第二天,哥并没有揍俺,只是真的不理俺了。从那以后就再没带俺去爬过瓜,也不知他们又去过没有。 

                                            (插图为徐州著名民俗版画家仇奎训所作,特此注明)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